養雞場用藥惡夢 ! 母雞飽受雞蝨之苦

過去養雞場未有合法可用於禽隻身上的動物用藥,讓母雞飽受雞蝨之苦,部分蛋農不得不冒險使用來路不明藥物,

導致2017全台爆發「農藥芬普尼」污染雞蛋風暴。但因雞蝨問題仍無解方,

直到今(2019仍有雞蛋被驗出芬普尼殘留過量,影響國人食安

 

養雞無合法推薦用藥違規用藥導致食安危機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攝影/林珮君)

 

專家:九成蛋雞場籠飼生活狹窄雞蝨雞蟎問題難解

蛋雞場常見的外寄生蟲包括雞蝨(lice)和雞蟎(mite),國內土雞專家、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退休教授李淵百指出,

前者比較大隻、肉眼可見,白色的一隻隻、如芝麻大小,會吃雞的皮屑;後者細小如粉、紅色一點一點,喜歡吸血,

兩者都會附著在雞隻身上、造成母雞全身奇癢難耐。

然而國內有九成蛋雞場皆為籠飼型態,雞隻生活空間狹窄,4-6隻雞擠在一只籠子內,無法透過自然行為如洗沙浴方式去除雞蝨,

加上多為老中青三代混養的模式,雞舍無法清空進行徹底消毒,使得雞蝨問題更加難解。

 

雞農無奈,「藥商推薦什麼好用就拿來用

為了對付擾人雞蝨,部分蛋農私下嘗試各種除蝨偏方,坦言「藥商推薦什麼好用就拿來用」,無奈檢出芬普尼殘留、白白惹禍上身;

也有蛋農避開芬普尼,轉用「陶吉松」(陶斯松35%乳劑)、陶斯松、除蝨藥(法台寶)、賽滅寧等環境用藥防治跳蚤和蚊蟲,

只是這些環境用藥均不得用於食用禽畜及禽畜舍消毒,用了一樣違法。

在沒有推薦用藥情形下,為了防範蛋農誤用或濫用藥品,防檢局只能消極採取例行性的動物用藥抽驗,而非輔導產業或尋其他替代藥品,

長期下來讓蛋品食安成為消費者的一大隱憂。

為了避免「毒蛋事件」再次上演,多數蛋農仍強調「統統不可以用!只要衛生局出動,保證收罰單。」、「有雞苔(即雞蝨)也要視而不見!

」說明有雞在場時絕不能擅自用藥,待全場淘汰後,把帆布放下,讓棟舍變成密閉狀態,再統一除蟲。但仍有少數蛋農擔心產蛋率下降,持續採用違規藥物。

 

學者:樂見新藥,但雞場管理仍是重點

自己養雞也輔導蛋農的中興大學動物科學系教授陳志峰,樂見國內即將通過核准的家禽用藥,認為可以提供蛋農多一個雞場管理的選項,

才不會逼迫雞農鋌而走險違規用藥。

不過除了藥物防治外,他認為物理防治也很重要。他指出,雞蟎不僅會棲宿在雞隻身上,也會躲藏在雞舍縫隙中,「肉眼看不到,

等到晚上就跑出來吸母雞的血,母雞受不了、很難受,也會影響產蛋率。」因此環境消毒不可少,平時就要清潔雞場環境、定期清理雞糞

或是不(過度)剪嘴、抑或採平飼飼養,讓雞保留自己啄蟲能力以及提供足夠空間讓母雞做沙浴。

此外,他更建議蛋農採用統進統出的管理模式,才能徹底進行雞舍消毒。但他強調,有鑑於國內以小蛋農居主,生產雞蛋後多交由盤商收購,

因此為了確保供蛋無虞以及滿足各種尺寸蛋品,實務上確實難以落實,「統進統出是很重要的管理方式,但不能不考量到蛋農生計、

他們面臨的銷售型態的限制,因此沒有誰對誰錯,這是整個蛋雞產業的問題,需要由政策去輔導產業,才可能誘導蛋農實施(統進統出)。」

 

 

蛋農確認無副作用後才敢使用

本身經營密閉式禽舍、備有水簾等環控設施的台東永泰牧場老闆卓基文表示,為了有效控制疫病、雞隻健康,牧場採用統進統出管理,

定期清洗和消毒空舍,完成後才會迎接下一批母雞的進住,「儘管如此,雞蝨問題還是有,(雞蝨)喜歡躲在雞毛裡會影響雞隻進食

嚴重的時候甚至會造成產蛋率下降一成。」

 

原文取自<上下游News&Market>

https://www.newsmarket.com.tw/blog/120526/

 

 

已加入購物車
已更新購物車
網路異常,請重新整理